足球分析网

地下10米工地的年味儿

团圆时刻,寻常人家的年味儿是饭桌上的酒香肉香,朱银行的年味儿却是泥土和汗水交织出来的特殊味道。

朱银行是地铁19号线工程06标项目部里的一名喷锚手、人称“老朱”。地铁施工中,喷锚的流程格外关键。地下10米,工人们一锹一铲地挖出导洞后,就需要他手持锚杆,借着高压将混凝土喷向四周的格栅里,撑起导洞。

混凝土要想严丝合缝地粘在墙上,还得有另外5位工友帮他下料、打灯。锚杆的压力很强,溅起的灰尘瞬间把几个人都“淹没”了。老朱戴着防尘面具,面具下捂着布帽,帽子两侧和后边垂下长布条也专门用来遮挡尘土。几个人隔着三米远,溅出来的碎石子打到工人们的安全帽上叮当作响。

半年前,19号线06标段的景风门站刚刚挖出施工所需的竖井。但今年11月,19号线一期就要洞通。为此,必须赶在洞通前先把车站的站台层结构建出来。

可偏偏,这景风门站工程格外困难。车站挨着凉水河只有30米,从地下6米向下挖两层,覆土太薄、地质太差。因为含沙量太低,铁锹一碰,卵石就可能顺着塌下来。车站顶上30厘米,就是投用了20多年的污水管线,再往上就是车来车往的右安门外大街。施工每一步都是风险重重。

如此紧张的工期、复杂的工程,意味着朱银行和很多工人春节不能回家过年了。

“要是我回家过年晚几天喷锚,后面几道工序都得受影响,那不就耽误了大家坐地铁?!”来北京修地铁10年,老朱特别懂这个理儿。

像老朱这样过年放弃回家的工人,项目部里有260多个。工人们干着不一样的活,但心情都一样,就是想家。这让负责施工的中铁十四局项目部书记张学锋“压力山大”。“看着外面的万家灯火,工人们心里肯定有点浮躁,但工程质量可不能受影响。”2009年来北京修地铁后,张学锋只回宁夏老家过过一次年。想家的感觉,他最理解。

怎么能让工人尽可能把心放踏实了?他总结出最重要的一条——吃好!

年前,他带着人上街置办年货,买鱼买肉买水果,光这几天要吃的猪肉就存了1400斤。年三十、正月初一,每个工人都要吃上饺子。假期里的每顿饭,还得再加个菜。

今天的北京城,有大约20条地铁线路正在建设,为了北京地铁线网的四通八达,放弃回家、坚守岗位的工人们不计其数。一些有条件的工地,会把家属请到北京来过年。张学锋前后在北京参与建设了昌平线、 6号线、 8号线、 14号线等多条地铁线路。这些年,张学锋的老婆孩子就跟着他,在不同的工地里过年。但年夜饭后,工人们又都奔向了自己的岗位,没多长时间陪家人。

“咋不想家?!”忙完活从地下攀爬出来,天都黑了。老朱擦把脸,就赶快给老家打个电话,电话那头,爹、娘、老婆、孩子挨个说两句。挂了电话,他小声念叨:“过年了,每天问问他们吃了啥、干了啥。”

间隙,老朱聊起在河南老家的孩子,眼睛一下子湿了。一滴眼泪滑下来,他赶紧抹掉了。虽然故意装成没事的样子,但泪痕在他沾满尘土的脸上格外明显。

编辑:足球分析

资讯标签: 工地地下味儿10米